宁劳人仲案〔2019〕26号仲裁裁决书

发布时间: 2019-07-02 10:29点击数:{{ pvCount }} 字体:    

 申请人:XXX,男,汉族,XXXXXX月出生,身份证号码XXXXXXXXXXXXXXXX

委托代理人:XXX、XXX(实习)福建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XXXX,住所地XXXXXXXX

法定代表人:XXX

委托代理人:XXX、XXX上海XX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人因工资与被申请人发生争议,于2019312日向本委申请劳动仲裁,本委于319日立案417日开庭审理申请人委托代理人XXX、XXX,被申请人委托代理人XXX到庭参加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2017年12月,申请人经XXX介绍到被申请人承建的三盛中央公园二期工程从事木工工作,约定日工资350元。截至2018年5月9日,申请人共做了66天,工资总数23100元,扣除申请人预支生活费5000元,被申请人应支付的工资18100元拒不支付。申请人迫于无奈,于2018年8月23日向东侨人事劳动局投诉,经东侨人事劳动局协调,被申请人支付了13348元,但余款4752元,被申请人仍拒绝支付。申请人请求裁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工资4752元。

被申请人辩称:一、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并无劳动关系,本案不属于劳动争议仲裁受理范围。1、被申请人系案涉项目施工总承包单位,施工过程中被申请人将模板木工部分工程分包给王长津、XXX,并签订分包合同。申请人系受XXX雇佣至案涉项目工作,且申请人的工资也系王长津、XXX予以发放,被申请人支付给王长津、XXX的是工程款,上述事实在申请人及被申请人的证据中也已予以确认。同时,申请人并未举示其他任何证据如劳动合同等证明其与被申请人之间存在劳动合同关系。因此,事实上申请人是与王长津、XXX之间构成劳务合同关系,并未与被申请人构成劳动关系。2、《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办〔2011〕442号第59条:建设单位将工程发包给承包人,承包人又非法转包或者违法分包给实际施工人,实际施工人招用的劳动者请求确认与具有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不予支持,及最高人民法院于2014年4月11日发布的对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59条作出进一步释明的答复中,均予以明确在不能因为存在违法分包,为了达到制裁这种违法发包、分包或者转包行为的目的,就可以任意超越《劳动合同法》的有关规定,强行认定本来不存在的劳动关系。可见,虽然被申请人在案涉项目中涉嫌违法分包,但不能就据此强行认定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综上,本案应属于劳务分包合同纠纷,并不属于劳动争议,申请人应通过诉讼途径予以解决。二、即便认定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申请人就案涉项目的工资款项已领清,并也自行出具确认书确认就案涉项目已领清工资款项,不存在克扣、未发工资的情况。至于申请人通过XXX开具证明来向被申请人主张工资,被申请人认为此系申请人与XXX之间欠款证明,且亦非该案涉项目工资款,与被申请人无关。而且申请人也对该事实予以书面确认。三、申请人与XXX、王长津之间就模板木工部分工程实际已结算并付清工程款,并不存在欠付工程款的情形。因此,被申请人就本案无需承担付款责任。

申请人为证明、支持其主张,出示以下证据:证据1,申请人身份证复印件,证明申请人主体资格。证据2,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打印件,证明被申请人主体资格。证据3,法定代表人授权书、林苑身份证、东侨人事劳动局询问(调查)笔录复印件,证明申请人因欠薪向东侨人劳局投诉时,东侨人劳局向比申请人的项目负责人林苑作调查笔录时,林苑承认木工班组组长是王长津、XXX,工人工资实际由公司支付。(P3-4页,倒数第6行,林苑陈述:“平时工人工资由公司直接打款付给王长津,后由王长津再发放给工人”、“之后有两笔工人工资公司便直接支付给工人,由带班的工人XXX代领,后由他分发给工人”。)证据4,木工工程量核算稿复印件,证明木工张顺勇与被申请人的预算员潘流芳对木工工程量进行核算确认。证据5,证明复印件,证明2018年8月20日XXX确认申请人在被申请人处工作,被申请人共欠工资18100元。

被申请人为证明、支持其主张,出示以下证据:证据1,宁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询问(调查)笔录、证据2,施工班组支付申请表,证明:1、被申请人将案涉工程中模板木工工程分包给王长津、XXX;2、被申请人与王长津、XXX就已完模板木工工程已形成结算;3、申请人系由王长津、XXX聘请,申请人劳务费用系由王长津、XXX发放。证据3,承诺书、证据4,工人退场确认书,证明:1、申请人自认其是受雇于XXX,因XXX失联由被申请人代发其工资;2、申请人自行确认其在案涉工程项目已领取并结清工资,不存在被拖欠、克扣情况。证据5,证明,证明申请人与其他7位工人已确认项目结算款已付清,剩余部分工资系其与XXX私下的欠款,与项目无关。证据6,模板班组合同书,证明被申请人将模板木工工程分包给王长津。

被申请人对申请人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2,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证据3,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对证明对象有异议,询问笔录可以证明案涉项目模板木工工程是分包给王长津、XXX,林苑并不认识申请人,申请人并不是公司员工。林苑答复“平时工人工资由公司直接打款付给王长津,后由王长津再发放给工人”,因此申请人工资由王长津直接发放,并非由被申请人发放。对证据4,三性有异议。证据5,三性有异议,申请人自行确认其是受XXX雇佣事实,工资已结清,且出勤天数与打卡天数不符,故此是申请人与XXX之间其他款项往来证明,与被申请人无关。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林苑陈述被申请人将工程承包给王长津、XXX,不属实,被申请人并未提供分包合同,不能证明该工程已经分包,也无法证明申请人系由王长津、XXX雇佣,对证据2,真实性由仲裁庭判断,工程量不准确。对证据3-5,真实性无异议,证明对象有异议,证据4第五行被申请人盖章确认与申请人解除终止劳动关系,因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存在劳动关系。东侨人劳局组织申请人及其他7位农民工与被申请人进行协调时,建议申请人先领取部分工资,后续剩余部分另行申请仲裁,故此出具了“证明”。该证明不能证明被申请人未拖欠工资,反而可以证明被申请人存在拖欠工资问题。对证据6,被申请人代理人对该合同所谓的发包人郑某明,名字、身份不清,该合同主体、内容都不能证明待证事实,该合同系内部转包合同,应属无效,用人单位与其所属的作业班组之间,工作和作业上的一种组织形式,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劳务分包;合同内容12.5.12载明工作组织形式不包括人事关系,因此工人劳动关系仍然属于发包方。该证据不能证明待证事实,反而可以证明劳动关系存在。

本委认为,被申请人对申请人出示的证据1、2、3真实性无异议,本委予以确认。申请人出示的证据4上无被申请人盖章确认,真实性无法确认,本委不予采信。申请人出示的证据5,XXX未出庭作证,该证明的真实性无法确认,故本委不予采信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出示的证据1、3、4、5真实性无异议,本委予以确认。被申请人出示的证据2真实性无法确认,本委不予采信。被申请人出示的证据6上所盖公章中注明该公章收款、收料结算及签订合同无效,故该证据本委不予采信。

本委根据确认的证据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查明如下事实:申请人于2017年12月7日至被申请人承建的三盛中央公园二期项目工地工作,系木工班组工人。2018年12月22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工人退场确认书》,双方确认因工程结束申请人于2018年5月17日退场离开工地,并与被申请人解除(终止)劳动关系,申请人在该项目工地期间的全部工资13348元已由申请人本人领取并结清,没有被拖欠、克扣。

本委认为,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于2018年12月22日签订《工人退场确认书》,双方确认在被申请人承建的三盛中央公园二期项目工地工作期间的全部工资13348元已由申请人本人领取并结清,没有被拖欠、克扣,故申请人关于要求被申请人支付拖欠工资余款4752元的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委不予支持。

本案经调解双方未能达成合意,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之规定裁决如下:

驳回申请人的仲裁请求。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条之规定,本裁决为终局裁决裁决书自作出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之规定,申请人如不服本裁决,可以自本裁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被申请人有证据证明本裁决符合该条规定情形之一的,可以自本裁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一方当事人逾期不履行生效仲裁裁决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在本裁决规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后二年内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首席仲裁员:  

    员:何美娟

    员:林雄华

 

2019425

 

                       员:  

附件下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