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劳人仲案〔2019〕32号仲裁裁决书

发布时间: 2019-08-07 16:28点击数:{{ pvCount }} 字体:    


 

申请人:XXX,男,汉族,XXXXXX月出生,身份证号码XXXXXXXX,住XXXXXXXX

被申请人:XXXX,住所地XXXXXXXX

法定代表人:XXX

委托代理人:XXXXXX,福建XX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人因经济补偿金等与被申请人发生争议,于2019321日向本委申请劳动仲裁,本委于当月27日立案,2019年419日开庭审理。申请人XXX,被申请人委托代理人XXXXXX到庭参加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申请人于2017年9月10日入职被申请人工作任业务员一职至今,入职前公司有承诺,公司运行一切按国家法律法规办事,月工资可达到8000元到20000元,平均工资一年15万以上。但被申请人没有与我签订劳动合同、也未为我缴纳五险一金,收入也没有达到15万,还经常会被无故少算部分奖金提成。2019年2月13日,农历新年第一天上班,在没有法定理由和提前通知的情况下,被申请人单方面决定与申请人解除劳动关系。在申请人强烈要求下被申请人才于2月24日补签劳动合同、劳动合同解除证明书、离职证明。入职以来被申请人每周安排申请人加班,每月多加班4天,18个月加班72天,月均工资8000元,平均每天368元,合计26496元。申请人请求裁决:一、被申请人补交2017年9月到2019年2月期间的五险一金。二、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2017年9月到2019年2月工作期间每月8000元,一年半的经济补偿金16000元。三、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2017年9月到2018年8月期间未依法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总计11个月工资差额88000元。四、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2017年9月到2019年2月期间每月加班4天,共72天,按每天368元计算,加班工资共计26496元。

被申请人辩称:申请人的身份主体资格不明。劳动仲裁申请书中申请人吴杰的公民身份证号码为3522281981122036,而证据中提供的吴杰居民身份证复印件公民身份号码为352228198112262036,公民身份号码不同,不能证明申请人吴杰主体资格,向仲裁庭申请仲裁的申请人主体资格不明。二申请人请求裁令被申请人补交2017年9月至2019年2月期间的五险一金,不属于仲裁委员会受案的事项,请依法予以驳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82条规定和《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十三条“缴费单位未按规定缴纳和代扣代缴社会保险费的,由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或者税务机关责令限期缴纳”,因此,申请人以此争议向劳动仲裁委员提出仲裁请求,仲裁委员会应不予审理。三申请人请求裁令被申请人支付经济补偿金16000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据《劳动合同法》四十六条规定,用人单位出现七种法定的情形时需要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金。现申请人因个人原因与单位解除劳动合同,被申请人按法律规定没有向申请人支付经济补偿金的义务。申请人已在被申请人处工作了17个月,2019年2月11日,出于对员工关怀的考虑,在申请人因个人原因签订了《劳动合同终止证明书》、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后,在其二月份没有上班的情况下,2019年2月20日、3月8日,被申请人分两次对申请人额外支付3100元的工资。现申请人不念公司的关心,不顾及个人原因解除劳动合同的实际,要求被申请人支付经济补偿金16000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另外,依照《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之规定,申请人已在被申请人处工作了17个月,假如需要向申请人支付经济补偿金,也只能按1.5月的工资计算,而不是按申请人主张的2个月的时间计算。四申请人主张在被申请人处每月工资收入8000元,没有事实依据。首先,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的劳动合同书中双方对月工资收入有明确约定:即“基本工资(底薪)2000+销售提成”,每月底薪是固定的2000元,销售提成是按业绩计算,是不固定的和变化的,有销售业绩就有提成,没有销售业绩即无提成,只能发底薪。假如要支付双倍工资差额和经济补偿金,也只能按基本月工资(底薪)2000元为计算基数进行赔偿,销售提成不能纳入计算基数。其次依据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支付记录,足以证明申请人实际月收入(底薪加上销售提成)平均每月收入为6000多元,每月月收入是不固定、变化的,不是申请人所说的月工资固定为8000元。最后被申请人出具月收入8000元左右的证明,是申请人假借找新工作之名,向被申请人请求出具月收入8000元的证明,被申请人也是出于对离职的员工的信任和帮助,才按其请求的内容出具,但证明上的月收入金额与申请人实际的月收入不相符合的。五被申请人与申请人在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前提下签订了合法的劳动合同,申请人主张11个月双倍工资差额88000,该仲裁请求没有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依据《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规定,用从单位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且未过争议诉讼时效的情况下,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了劳动合同,其中明文约定“合法、公平、平等自愿、协商一致、诚实信用”的原则,合同条款是符合法律法规,申请人对合同条款规定是明知和自愿的,是申请人真实意思的表示,系申请人做出的合法有效的民事法律行为,现申请人主张因被申请人未与其签劳动合同,向仲裁庭申请要求被申请人因支付11个月的双倍工资,其主张与已签订合同的事实不符,违反了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另外,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支付双倍工资的计算基数是8000元,其月工资基数的依据错误。六申请人请求裁令被申请人支付2017年9月至2019年2月的加班工资共计26496元,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对加班费举证的规定:“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的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申请人没有提出证据证明申请人有加班72天的证据。被申请人没有要求或规定过申请人每月加班4天,没有临时通知申请人加过班,申请人主张加班的事实不存在,主张支付加班工资无事实依据。此外,申请人加班工资按每天368元的基数计算,基数是按月收入8000元的标准计算出的依据,双方就月收入有明确约定:即“基本工资(底薪)2000+销售提纯”,其计算依据错误。申请人提出的支付加班工资的请求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七对于申请人提供的录音资料以证明劳动合同书系补签,被申请人对录音的证据效力不认可。首先被申请人认为录音资料来源不明,制作时间不清,无法确定录音中的语音是申请人认定的被申请人的语音,不具有同一性,无法查清有无剪接编辑和伪造,不符合证据的“三性”要求,没有证据能力,不应采信。其次被申请人认为该录音资料是单方录制的,不排除申请人有偷偷录音和伪造录音证据的嫌疑。假如申请人私自于办公场所录音,侵犯了公司的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申请人的行为违背诚实信用原则和社会的公序良俗,假如录音是伪造剪辑而成,申请人涉嫌伪造证据欺骗仲裁庭,应追究其伪造证据的责任,录音不能作为证据证明申请人的主张。最后从录音对话中可以听出对话的双方签订了文书,但签订的是什么文书不得无知,签订的文书是否系申请人提供的劳动合同书、劳动合同解除证明书也无法证明,与申请人待证的事实无关联性和必然性,不能证明申请人所谓的补签合同的事实。

申请人为证明、支持其主张,出示以下证据:证据1,身份证复印件,证明申请人主体资格。证据2,被申请人企业信息,证明被申请人主体资格。证据3,劳动合同书,证明被申请人2月24日补签劳动合同。证据4,劳动合同解除证明书,证明被申请人2月24日出具证明书,解除劳动关系。证据5,“证明”,证明申请人月工资8000元。证据6,录音光盘,证明被申请人辞退申请人,补签劳动合同解除劳动合同。

被申请人为证明、支持其主张,出示以下证据:证据1,营业执照,证据2,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证据3,法定代表人居民身份证,证明被申请人主体资格。证据4,劳动合同书,证明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证据5,劳动合同终止(解除)证明书,证明申请人个人原因解除了劳动合同。证据6,月工资发放流水,证明申请人平均月收入金额为6726元。证据7,微信转账截图,证明给申请人额外支付3100元。

被申请人对申请人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三性无异议。对证据2,三性无异议。对证据3,三性有异议,该合同经过修改,申请人自行添加了“本合同于2019年2月24日被辞退后一周补签”。对证据4,三性有异议。对证据5,三性有异议。对证据6,不予质证。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3,三性无异议。对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签订时间有异议。对证据5,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合法性有异议。对证据6,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申请人计算标准有误。对证据7,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

本委认为,被申请人对申请人出示的证据12三性无异议,本委予以认定。申请人出示的证据3,申请人当庭承认该证据中手写内容“本合同于2019年2月24日被辞退后一周补签”系其本人添加,故该证据本委不予采信申请人出示的证据4,申请人当庭承认该证据中手写内容“2019年2月24日补签”系其本人添加,故该证据本委不予采信申请人出示的证据5,被申请人承认该证据中所盖公章的真实性,故该证据真实性可以确认,本委予以确认。申请人出示的证据6,真实性无法确认,本委不予采信。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出示的证据1、2、3三性无异议,本委予以认定。申请人对被申请人出示的证据4、5、6、7真实性无异议,本委予以确认。

本委根据确认的证据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查明如下事实:申请人于2017年9月10日入职被申请人处,双方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为2017年9月10日至2019年2月10日。申请人的工作岗位为业务员,工作地点为宁德市。2019年2月10日申请人以因个人原因为由向被申请人提出解除劳动合同。

本委认为,申请人于2017年9月10日入职被申请人处,双方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为2017年9月10日至2019年2月10日,故申请人关于要求被申请人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的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委不予支持。

2019年2月10日申请人以因个人原因为由向被申请人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双方劳动合同的解除符合《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之情形,故申请人关于要求被申请人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的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委不予支持。

依据《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之规定,申请人未能提供真实、有效的证据证明其在被申请人处工作时存在法定节假日加班的事实, 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被申请人掌握管理其加班事实存在的证据,故其关于要求被申请人支付20179月至20192期间加班工资的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委不予支持。

依据《社会保险法》第八十四条、第八十六条之规定,用人单位不办理社会保险登记的由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处理,用人单位未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由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处理,故申请人关于要求被申请人补缴20179月至20192月社会保险费的请求,本委不予处理。

申请人关于要求被申请人补交住房公积金的请求依据《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办案规则》第二条之规定,不属劳动争议范围,本委不予处理

本案经调解双方未能达成合意,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八十四条、第八十六条《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办案规则》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之规定裁决如下:

驳回申请人的申请请求。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条之规定,本裁决为终局裁决裁决书自作出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之规定,申请人如不服本裁决,可以自本裁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被申请人有证据证明本裁决符合该条规定情形之一的,可以自本裁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一方当事人逾期不履行生效仲裁裁决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在本裁决规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后二年内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首席仲裁员:薛  

    员:何美娟

    员:  

 

 20195月日

 

    员:吴坤华

附件下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