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劳人仲案〔2020〕182号裁决书

发布时间: 2021-01-21 10:31 点击数:{{ pvCount }} 字体:    

  申请人:XXX,男,汉族,XXXX年XX月出生,公民身份号码XXXXXXXX,住址XXXXXXXX。

  委托代理人:XXX,XX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XXXX(以下简称:劳务派遣公司),住所XXXXXXXX。

  法定代表人:XXX。

  委托代理人:XXX,XX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XXXX(以下简称:东电发展公司),住所XXXXXXXX。

  委托代理人:XXX,XXXX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XXX,XXXX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申请人因赔偿金与被申请人发生争议,于2020年10月30日向本委申请仲裁,本委于11月5日立案,12月2日开庭审理。申请人XXX,申请人委托代理人XXX,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委托代理人XXX,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委托代理人XXX、XXX到庭参加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2012年2月,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订立劳动合同,入职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处,申请人被派往用工单位工作,期间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多次续签劳动合同,2020年5月,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以用工单位将申请人退回为由,将申请人辞退。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以此为由将申请人辞退,毫无依据。因此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将申请人辞退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综上所述,申请人请求裁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63879元。

  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辩称:2012年2月,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申请人被派遣至被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处从事驾驶员岗位。2020年5月,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以申请人多次被投诉及2019年发生交通事故且负全责为由,将申请人退回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处,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经与申请人核实,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的退工情况并无异议,因此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于2020年5月依法与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综上,申请人主张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辩称:一、被申请人二东电发展公司与申请人林清峰不存在劳动合同关系,所以不存在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而支付补偿金的问题。二、被申请人二东电发展公司的退工行为于法有据。首先,申请人林清峰作为被申请人一派遣至被申请人二东电发展公司公司从事驾驶员工作的服务人员,根据被申请人二东电发展公司与被申请人一签订的《劳务派遣服务协议书》第四条第(一)项约定,被派遣员工的工作岗位、工作内容、应遵守的规章制度以及对劳务人员的日常考核管理均由甲方(被申请人二东电发展公司)负责安排和落实。因此申请人在被申请人二东电发展公司公司工作期间应遵守被申请人二东电发展公司公司的规章制度,其工作内容、考核管理都必须严格按照被申请人二东电发展公司公司的管理规定。但申请人在任职驾驶员期间工作积极性不高、工作拖沓、迟到等现象经常发生,以致于同班组工作效率下降,班组人员申请更换驾驶员,严重影响公司的管理制度。其次,申请人在(2018-2019)两年内被多个部门以函件、OA、电话等方式投诉,严重破坏公司各部门间的和谐相处且本身工作态度不端正,在2018年度的考核中获得最差等级D、2019年获得较差等级C。最后,身为驾驶员的申请人根本未履行好自己的职责,无视驾驶员的义务,在2019年度发生重大安全事故(经交通部核定为事故全责方),并由车辆管理部给予了严肃的批评,这对公司造成了极坏的影响。由于申请人工作态度散漫,消极怠工,给被申请人二东电发展公司公司造成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其行为已严重违反用工单位的规章制度,根据《劳动合同法》第65条有关“被派遣劳动者有本法第三十九条情形的,用工单位可以将劳动者退回劳务派遣单位”、《劳务派遣服务协议书》第六(一)3条关于“被派遣员工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及相关规章制度规定或本协议期满等条件下,甲方对乙方派遣的劳务人员有权退回……”的约定以及根据《福建省电力有限公司驾驶人员管理办法》 第四十四条第五项关于“发生主要及以上责任的一般及以上交通事故的可以提前解除或终止专职驾驶员劳动合同”的规定,被申请人二东电发展公司有权终止用工关系,故被申请人二东电发展公司将屡次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申请人退回派遣公司并无不当。综上所述,关于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二东电发展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合同赔偿金的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能成立。

  申请人为证明、支持其主张,出示以下证据:证据1,基本养老个人历年缴费明细表,证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存在劳动关系、申请人的工作年限、以及养老保险个人缴纳费用。证据2,工资明细单,证明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前十二个月的实发工资。  

  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为证明、支持其主张,出示以下证据:补充证据1,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证明被申请人与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

  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为证明、支持其主张,出示以下证据:证据1,营业执照,证明被申请人二的主体资格。证据2,劳务派遣服务协议书,证明被申请人一是用人单位,根据劳务派遣协议向被申请人二派工,并确定所派遣的工人必须遵守被申请人二的规章制度。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二仅存在用工关系,不存在劳动关系。证据3,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证明在2019年4月23日因申请人驾驶车辆操作不当导致车辆追尾事故发生且被认定承担事故全部责任。证据4,车辆损伤照片,证明因申请人发生追尾事故造成被申请人二单位车辆闽JJ6320车身严重受损。证据5,上述追尾事故中他方车辆(闽JT600、闽JBL787)及被申请人二单位车辆(闽JJ6320)保险赔偿金额截图,证明申请人驾驶的闽JJ6320因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三车不同程度受损所赔偿的保险金额共计23455元。证据6,《福建省电力有限公司驾驶人员管理办法》(闽电机关工作规〔2012〕219号)第四十四条,

  证明申请人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被申请人二将其退回派遣公司合法有据。证据7,《关于对驾驶员林清峰的处分通报》,证明申请人因交通事故,公司给予其警告处分并留岗查看半年。证据8,宁德昌达蕉城分公司2018年度绩效考核结果汇总表、证据9,《福建省宁德市东电发展有限公司关于开展2018年度社会化用工绩效评价考核工作的通知》(宁东电〔2018〕42号)、证据10,宁德昌达蕉城分公司2019年度绩效考核结果汇总表、证据11,《福建省宁德市东电发展有限公司关于开展2019年度社会化用工绩效评价考核工作的通知》(宁东电〔2020〕2号),证明申请人因其自身工作态度不佳,连续两年在考核中获得较差等级,2018年度被评为D等级,2019年度被评为C等级。证据12,《国网宁德供电公司交通安全管理考核实施细则》(宁电综合规〔2018〕1号)第十二条,证明根据公司规章制度,申请人作为事故的全责方要承担本次公司经济损失的50%。证据13,《关于运检部配电抢修班驾驶员调整的申请》,证明因申请人工作不积极,影响班组日常工作的开展,运检维修部向昌达蕉城分公司申请更换驾驶员。证据14,《关于昌达公司调整驾驶员的函》、证据15,《关于驾驶员林清峰退回劳务派遣公司的请示》、证据16,《关于将驾驶员林清峰退回派遣公司的函》,证明因申请人导致同班组工作效率下降,宁德市昌达输变电工程有限公司于2020年4月30日向昌达公司蕉城分公司发函申请更换驾驶员;蕉城分公司于同日发函给被申请人二,请求将申请人退回派遣公司;被申请人二于2020年5月6日发函给被申请人一,将申请人退回被申请人一。

  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对申请人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2,三性无异议。

  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对申请人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2,三性无异议。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补充证据1,三性无异议,但不能证明被申请人一解除与申请人的劳动关系属于合法解除。

  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对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补充证据1,三性无异议。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但申请人与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的时候,劳务派遣公司并未将该协议书提供给申请人,未向申请人出示该协议,也没有告知该合同中的任何内容,违反《劳动合同法》第六十条关于“劳务派遣单位应当将劳务派遣协议的内容告知被派遣劳动者”的规定;另外,该协议系东电公司与劳务派遣公司签订,但申请人实际用工单位却是宁德市昌达输变电工程有限公司,东电公司违反《劳动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款关于“用工单位不得将被派遣劳动者再派遣到其他用人单位”的规定;再者,该协议约定(第一页)派遣人员从事仓管辅助工作、施工辅助工作、辅助设计、材料辅助管理等,但申请人的工作职位是司机,与该协议书约定存在出入,不能确定申请人是否是按照该协议进行派遣的;另,协议书第一条第四项约定“因甲方原因需要裁减或退回被派遣员工的,甲方需要在确保乙方提前三十日以书面通知被派遣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前提下,用退工单方式书面通知乙方”,说明被申请人之间约定的只要退工无论何种情况,都要解除合同,而且是提前解除合同再退工,明显违反劳动合同法规定。对证据3,三性无异议。对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能证明车辆受损,但车辆车身受损程度并没有达到车身严重受损的程度。对证据5,三性无异议,根据维修内容,可以说明车辆受损未达到严重受损的程度。对证据6,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能证明申请人严重违反公司的规章制度。附件《兼职驾驶员准驾协议》没有申请人的签字,申请人在昌达公司从事驾驶员工作,但其未将该文件送达给申请人也并未告知该文件的相关规定,对申请不具有约束力,不适用于申请人;另,该文件第四十四条虽然规定发生负主要及以上责任的一般及以上交通事故的可以提前解除或终止专职驾驶员合同,暂不论该规章能否适用于申请人,根据东电公司提交的第七项证据,东电公司已经在2019年4月25日对申请人作出处分,2020年5月6日再依据该规定将申请人退回劳务派遣公司没有依据。对证据7,三性没有异议,说明2019年4月25日,东电公司已经对申请人林清峰就发生交通事故事情做出处罚,警告处分,按事故损失金额50%扣减绩效,年度考核评定为C,留岗察看半年。对证据8、9、10、11,真实性无异议,申请人的实际用工单位为昌达公司,系18年和19年的考核情况,且根据《考核通知》该绩效考核结果作为规划职工职业发展和评先评优的主要依据,申请人的考核结果的奖惩已经体现在当年的绩效奖金中。该份证据只有考核结果,没有体现考核具体项目,不能证明申请人工作态度不佳。对证据12,真实性无异议,但该细则未向申请人送达,且关于2019年交通事故事故昌达公司已经对申请人作出相关处罚,并已经实施结束。对证据13,真实性无异议,但只能证明国网供宁德供电公司向昌达申请调回申请人,不能证明申请人工作不积极。对证据14,三性有异议,部分内容不属实,没有相关依据。对证据15,三性有异议,部分内容不属实。对证据16,内容显示申请人多次被投诉、发生重大交通事故等与事实不符,申请人于2019年发生的交通事故不是重大交通事故,且申请人已被处罚。另外,证据14、15、16仅能证明被申请人二将申请人退回劳务派遣单位,不能证明被申请人二退回申请人的行为合法合规。

  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对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证据的质证意见为:无质证意见。

  本委认为,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对申请人出示的证据1、2三性无异议,本委予以认定。

  申请人、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对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出示的补充证据1三性无异议,本委予以认定。

  申请人、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对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出示的证据1、2、4、6、8、9、10、11、12、13真实性无异议,本委予以确认。申请人、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对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出示的证据3、5、7三性无异议,本委予以认定。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出示的证据14、15真实性无法确认,本委不予确认。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出示的证据16真实性可以确认,本委予以确认。

  本委根据确认的证据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查明如下事实:2012年2月22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派遣申请人至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处从事驾驶员工作。2019年4月23日,申请人执行出车任务时发生交通事故,宁德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直属二大队认定申请人承担全部责任。2019年4月25日,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根据《福建省电力有限公司驾驶人员管理办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并考虑申请人家庭经济困难,对申请人给予警告处分。2020年5月6日,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以申请人“在工作中被多次投诉,在2019年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且为事故全责方等情况”为由将申请人退回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2020年5月6日,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向申请人送达《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以申请人“在工作中被多次投诉,在2019年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且为事故全责方”为由,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之规定,自2020年5月6日起与申请人解除劳动关系。经庭审确认,申请人月平均工资为3757.6元。

  本委认为,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已于2019年4月25日对申请人于2019年4月23日发生的交通事故给予申请人警告处分。且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与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均未能提供真实有效证据证明申请人存在在工作中被多次投诉的行为,也未能提供其经民主程序制定的公司规章制度。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退回申请人不符合《劳动合同法》第六十五条第二款、《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第十二条之规定,属违反规定退回。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解除与申请人之间的劳动关系不符合《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第四十一条规定、第六十五条第二款规定之情形,属违法解除。依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第九十二条第二款及《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七条、《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第二十四条之规定,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应向申请人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63879元,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应承担连带责任。被申请人东电发展公司关于其合规退回申请人、被申请人劳务派遣公司关于其合法解除与申请人之间劳动关系的主张,本委不予支持。

  本案经调解双方未能达成合意,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第四十一条、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六十五条第二款、第八十七条、第九十二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实施条例》第二十七条,《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第十二条、第二十四条之规定裁决如下:

  一、被申请人宁德市劳务派遣有限公司应于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15日内向申请人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63879元;

  二、被申请人福建省宁德市东电发展有限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责任。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五十条之规定,本裁决为非终局裁决,当事人如不服本裁决,可在收到本裁决书之日起15日内依法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逾期本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一方当事人逾期不履行生效仲裁裁决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在本裁决规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后二年内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首席仲裁员:李良挺

  仲  裁  员:吴小慧

  仲  裁  员:何美娟

  2020年12月21日

  书  记  员:陈  韬

附件下载

打印 收藏 收藏 关闭
分享到:
相关文章